libo在线备用网址
  咨询电话:13980124522

立博集团官方客户端

《奇葩说》冠军陈铭:如果输了我会更安心,不介意女儿未来平庸

    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陈铭接受澎湃新闻采访。恐慌,无措,从未想过。陈铭看到朋友给他发来,有他名字的微博热搜“陈铭 神仙打架”“陈铭封神”时,有些慌神。赛程过半,他成为《奇葩说》这一季最有光芒的选手,节目组同事统计每一期过后的微博热搜,把和他相关的正向词条挑出来,热搜了多少个,热搜了多久,都会发给他,他一直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些祝贺微信。同样的感受,发生在《奇葩说》第五季决赛结束时,伴随着祝贺他成为“BB King”的漫天彩纸。陈铭无法适应成为人群中的焦点,连去肯德基吃快餐,每次都会下意识找最角落的位置坐,无法适应一群队友,一群观众,满屏微博,越来越高涨的赞美。“封神?这太可怕了,什么概念,怎么能是神?”面对记者以祝贺开头的采访,他摇头,摆手,“如果决赛输了,我会更安心。”陈铭更喜欢傅首尔某次玩笑式的赞美——陈铭真是油腻得让人忍不住喜欢。有了“油腻”这个带有贬义的定语,他终于能说服自己接受这个赞美。Part.1从第一次站上《奇葩说》,到成为冠军,陈铭经历了五季比赛,一次进入半决赛,两次进入决赛。去年决赛,他输给巅峰状态的肖骁,作为辩论出身的人,陈铭发自内心肯定肖骁的能力,这是他和周玄毅第一次见到肖骁时就承认的事实,周玄毅对陈铭感慨:“我们就像是一群在研究飞机的人,我们在研究怎么飞得更平稳,怎么飞得更高,见到了肖骁之后才意识到,有些人一出生就是鸟。”陈铭充分认可这个评价,印象深刻。即便是在一群研究飞机的人里,陈铭从始至今都并不显得与众不同。国内著名辩手们陆续参与《奇葩说》开始,每个人的特色都在这个舞台前后充分展现,黄执中气场足是开挂的选手,马薇薇金句不断,邱晨逻辑强大,颜如晶举例生动,这些都是在一两期内就迅速能被捕捉到的标签,但陈铭似乎没有。唯一被反复提及的,是其他辩手们用“在世界中心呼唤爱”在调侃他——不管什么样的辩题,怎样的持方,到了陈铭,他总是彬彬有礼站起来,先是逻辑严密地反驳性扫射,然后是情感充沛地举例,正能量饱满地呼吁,最后无论票数输赢,他都鞠躬结束。这一整个过程至今都没有变化,甚至连状态高低的起伏都很少见。某种意义上,陈铭的夺冠也有逆袭的意味。马东在这季结束后的庆功宴上,对满桌老奇葩说,陈铭能够拿到这个冠军,靠的是一个“稳”字,“这意味着无论他碰到什么样辩题,逆风或是顺风,无论他碰到什么样的队友强或者弱,无论他碰到什么样的对手强,或者说无论他碰到什么样的观众以及观众的口味,无论他在什么样的媒体环境的时间段去播出,他都逼自己在每个环节上都不能有一个落下。”陈铭对马东这段话记得很清晰,他毫不犹豫地承认,“我不是天赋型的,我就是勤能补拙。”《奇葩说》不是真人秀,很少有镜头刻意记录选手的台下状态,但在网络上有一段陈铭在肖骁队中给其他选手做陪练的片段,队友轮流上来,他轮流模仿每个人的假想对手,模仿秀非常厉害,他几乎是完美陪练,显然这就是肖骁一有机会就飞速把陈铭从马薇薇队中抢走的原因。但这也意味着相比其他选手,陈铭要花费成倍的时间来做准备、练习。熟悉这个节目的人,知道这一季赛制的紧张程度前所未有,录制时间紧凑,往往有能力的选手要在一天打两三场比赛,强大如黄执中、邱晨,都在赛中有喊累的时候,马薇薇甚至也出现过失误,陈铭作为三辩,几乎没有过疲态。黄执中在微博上写,“颜如晶在巅峰状态,陈铭在一般状态时,是有赢的机会。但陈铭打四场比赛,只有一场会是一般状态。”言下之意,几乎可以拿永动机一般的存在形容《奇葩说》中的陈铭。Part.2“怎么可能不累?我也累。从节目开始到结束,我大概每天只睡三个小时,连跟拍导演都被我和我的队友逼得回家了。就是靠咖啡,或者找空档睡个十分钟。”这种自我攀登的要求陈铭不轻易展示。这一季有个传遍网络的梗“神仙打架”,是指陈铭和詹青云的对抗。这一期的辩题是要不要支持知识共享?陈铭和詹青云都是三辩,詹青云在论述中,用19世纪末,物理学家开尔文宣布物理学大厦已经落成,此后大厦却被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摧毁这一例子,来做自己知识共享会带来垄断,杜绝进步的立论。詹青云在随后针锋相对的开杠环节,俩人除了就知识的定义争辩,陈铭突然转向,提出后半句话“大厦上面还飘着两朵乌云”被詹青云掩盖,从而做出了绝地反击。这一分钟的开杠时间是这一季的高光时刻,赛后队友高庆一感慨,如果说准备的满分是100分,厉害的选手会准备120分,那么陈铭就准备了500分以上。高庆一形容陈铭“准备了500分以上”“就这个角度上来讲,我可能是给那些镜头前很多资质平平的朋友指一条路,就是你们不一定能做到出挑,但你们至少可以通过努力做到稳,这个字是所有普通人都可以达到的。”毫无破绽,面对这种赞美,陈铭很快把话题拉回到了努力的“鸡汤”上。这一期结束后,陈铭可能夺冠的呼声逐渐蔓延。但陈铭认为,这并非事出偶然,实际上在第三季《奇葩说》里,陈铭也曾尝试过这个路数,当期辩题是“老婆的工资是我的三倍,我该不该跟她在一起?”陈铭一上来,展示了几篇中英论文,做了简单总结,没等总结完,马东就坐不住了,“我们不带这样的啊,玩辩论你……”言下之意很明显,打辩论不应该用考据,用学术做武器。陈铭认为马东的意思是不应当把学术的严谨带入节目。“我当时就也有点迷茫,啊那看来这个不能用太严谨的方式,还是要搞笑,可是怎么去搞笑呢?”但这种迷茫也没有持续太久,原因十分简单,陈铭在节目里并不在乎输赢。他强调仅有的在乎,只是因为如果输了,会连累队友,在他自己这里,输赢从来不是事。对于一个辩手来讲,不在乎辩论输赢听起来不太真心。陈铭更正,在正式辩论赛里,依然在乎输赢,只是《奇葩说》的确是节目,他只在乎每次站起来是否论述精彩。自我认可的精彩是左右他心情的唯一标准。能十年如一日有这种心态,实在很难。周玄毅是陈铭的同校哲学老师,也是带他进入辩论世界的前辈,周玄毅只来了一季《奇葩说》,感到不是太能适应,就退出了,英语老师艾力一直被调侃,这一季也不再来。确切来说,颜如晶是因为渴望冠军继续在参加比赛,只有陈铭,不出于对冠军的渴望,也不出于观众的热捧,仍旧继续参加第五季。他迅速反应,解释,是自己的底层逻辑比较自洽。“这个底层已经比较完善了,就是对现代性的认可,只要我传达的东西是理性的,是现代的,符合一些基本的现代性特征,我就会心里很有底,论点要落在自己的心底。当我鞠完躬,大家依然不投票,我就为你们感到遗憾,你们可能失去了一个享受很好玩的观点的机会,但如果你们都把票投给了我,我表示感激,我觉得我们同道中人。”他把这个过程总结为,高山流水。既然是同道中人,就应当接受高山流水的相互欣赏。但这样的感慨只是在赢的一瞬间,旋即他会立刻要求自己再攀登。“赢了,容易停下。”重新谈回冠军,陈铭才说起对荣誉的“恐惧”。“你拿到了这个称号,就容易停下,输了才会往前走,你想想看每一届冠军,都会发现这个问题,即便你心里说不要停下,但外在环境的变化和所有的舆论风向变化,不是你自己的抵御能力能够把控的,有的时候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,这一季到最后,我以为如果49比51,我只差一票,那对我来说,是完美的结局。”这一季决赛播出的当晚,颜如晶写了很长一篇文章,随着节目播完就发出了,但当晚陈铭的微博没发出任何文字。他解释自己在录节目,不可能一边在台上听别人说话,一边偷偷发微博,直到第二天晚上,他才郑重其事发了长文。不能说这是逃避,但起码他实在不想立刻面对热度最高时候的赞美和荣誉。陈铭的微博长文“这种荣誉和这种关注面前,我希望是戏谑的调侃的。我很害怕严肃认真地把你抬起来的,我知道语言有多么多么大的力道,它给你抬多高,它就能给你拽下来有多惨。”恐怕在《奇葩说》历届BB king里,陈铭的冠军道路是最缺乏传奇性的,他始终显得不那么“奇葩”。既然拿到冠军,总要有点奇葩特点,记者逼问已经一个小时保持同一个被访姿势的陈铭。“任何一件事做到极致都是艺术。在整个‘奇葩星球’上,我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,我都把理性表达的这个习惯坚持到足够久,那就足够证明我的奇葩性了。在那个‘奇葩星球’,一群奇葩之中,总是正能量恐怕也很特立独行吧。”Part.3他的自我攀登还没有结束。拿到冠军后,他还是拒绝了辩论朋友们让他去“好好说话”团队的邀请,陈铭觉得自己还没有教人说话的完善的系统理论,尽管他自己在武汉大学教授的就是“即兴口语表达”这门课。这种选择符合他的稳健性格。陈铭曾在节目中展示过,唯一能证明他不是个正能量到无趣的人的证据,是他大一时也留过长发,玩过摩托,还组过乐队。在节目里陈铭不算是开挂的一位,但在辩论之外,他倒是算真开挂人生。在《奇葩说》结束后,他参加了一个叫《考不好没关系》的节目,主要负责在四期节目里作为飞行嘉宾,在小朋友和爸爸们答题之后,解释题目背后更多的知识点。节目名挺有意思,但陈铭自己的成长经历中,确实没经历过什么考不好的时候,他一口气说完自己小学和初中三年都是班长,高中三年是团支部书记,顺利考入武汉大学,继续读研,读博,留校成为老师。唯二可称作叛逆的事,其中一件是小时候爱看《百科全书》(这被称为叛逆实在让人“嗤之以鼻”……)。陈铭“强行”解释说,在他小时候,《百科全书》就是闲杂书。但之所以看《百科全书》,而不是小说,因为“更喜欢这个知识密度含量比较高一点的阅读方式,这样时间花费得比较有质感”。另一段叛逆就是大一时期的短暂放肆,也迅速被他自己摒弃。辩论于他的意义,只是学霸生活中增强思辨。陈铭老师正了正身子,“辩论对我的影响一共三件事情,一是不再盲从任何一句笃定的话。二是养成了快速高效吸取知识的习惯。三是享受了辩友之情和团魂。”实在太缺乏传奇性了。陈铭点头承认:“辩论就是我的一片乐土,确实不是主战场。”他做过演讲,做过其他节目的主持人,甚至把主持人身份写到了微博介绍里,在采访开始前,他已经有“等化妆老师来”再开始采访的觉悟。出于对教育的兴趣,陈铭认为当老师才是自己人生的主战场,他挺乐于参加《考不好没关系》这种教育类综艺节目,也对这个话题颇有兴致。陈铭对家庭的重视显而易见,在《奇葩说》里唯一一次略有失态的愤怒,是因为涉及到键盘侠对女儿的网络暴力。在女儿的教育问题上,他很有信心以自己的表达能力,不会出现陪孩子写作业会生气的问题。“那些陪出心脏问题的爸妈们本来心脏就不好吧?有病就得治,不要怪到孩子头上。”陈铭一家人与现在大部分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不同,陈铭并不介意两个女儿未来是平庸的人,哪怕他和妻子都是大学老师,他甚至,有一些希望女儿可以选择做个平庸的人,他深知选择攀登的人生,要忍受怎样的努力勤奋。“攀登这条路,一旦踏上无法回头的。你看到一个山顶,你其实就想就想站到那个山顶上去,但是这个过程你会幸福吗?不会。你站上去了,你就看到下一座山峰。你站不上去,痛苦为什么还没到?站上去了也痛苦。其实离幸福容易越来越远。平庸的幸福观恰恰是享受当下,享受过程,享受每个平凡的瞬间,享受哪怕普通的亲情爱情,一箪食,一瓢饮。”本期编辑 周玉华